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爱购 > IMF敲警钟

IMF敲警钟



在全球财经界大佬齐聚美国华盛顿之际,各界对于产油国财政恶化的频频预警,让石油再度成为舆论焦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春季年会4月12日~17日在华盛顿举行。本次,全球各国财政状况恶化受到IMF的高度关注,包括原油在内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则首当其冲。2014年下半年以来的油价暴跌,让众多原油出口国财政吃紧。
 
IMF最新发布的《财政监测报告》进一步对产油国敲响了警钟。报告称,自2015年4月以来,各国财政状况已显著恶化。其中,大宗商品出口国的财政状况尤为严峻。在中东和北非,仅石油出口国的累计财政余额预计在今后五年内相比2004~2008年石油价格最高时,恶化幅度将超过2万亿美元。
 
巧合的是,4月17日将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冻产大会,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老大”沙特阿拉伯以及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等其他大型产油国将试图冻结产出,以加快结束石油供应过剩局面。然而,经济结构单一的产油国们凭“冻产”或“减产”,就能扭转颓势吗?这是治本之举,还是仅能治标?
 
 
 
产油国财政持续恶化
 
产油国的处境究竟有多难?这从IMF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便可见一斑。
 
IMF将主要产油区中东地区2016年和2017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分别下调0.5和0.2个百分点至3.1%和3.5%。
 
巴西和俄罗斯等大型大宗商品出口国也“元气大伤”。IMF将2016年俄罗斯经济增速预期下调0.8个点至-1.8%,创全球下调幅度之最;下调2016年巴西经济增速预期0.3个百分点至-3.8%,创全球经济增速“新低”。
 
此外,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石油出口国2016年预计经济增速为2%,较IMF2015年10月的预期下调0.1个百分点。在这一集团中,安哥拉预计2016年经济增速为2.5%,较之2015年的3%大幅放缓。4月7日,安哥拉因原油价格持续低迷已向IMF寻求资金援助。而尼日利亚增速预期也从2.7%被调至2.3%,油价的副作用凸显。
 
 
 
当前,尽管油价自年初“20美元区间”的历史性低点回升了近一倍,但这只是全球恐慌情绪缓解后的触底反弹而已,市场人士对后市仍不乐观。
 
4月12日,有媒体报道称,俄罗斯与沙特达成冻产共识,布伦特原油应声大涨4.5%,创4个月新高。可见,冻产大会尚未召开已经先声夺人,市场急需利好刺激。
 
不可否认的是,当前产油国的财政恶化与其过往生产无度不无关系。当前,原油产量过剩的情况凸显了冻产的迫切性。2015年,OPEC国家原油产量的增幅为107万桶/天,伊拉克为66万桶/天,沙特为45万桶/天;非OPEC国家产量也在增加,2015年增幅为140万桶/天。
 
牛津经济研究所的报告称,沙特坚持不减产的政策体现了该国在上世纪80年代减产后的悲惨经历,也表现了其打压美国非传统能源的决心。然而,美国生产者降成本的能力对沙特经济产生的影响大大超出预期,这也导致沙特转向新盟友俄罗斯,寻求达成冻产协议来控制全球原油供应。
 
 
 
牛津经济研究所预计,多哈会议将在多数OPEC成员国、俄罗斯以及其他非OPEC成员国之间达成冻产协议。尽管伊朗和伊拉克仍能够自由增产,但这次协议也将被视为树立市场纪律的第一步,统一了的OPEC也将最终让伊朗加入冻产联盟中来。这将有助于维持油价稳定,但在未来12~18个月内,油价不会因此显著走高。
 
良运期货大宗商品分析师何北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沙特和俄罗斯的产量基本到峰值了,因此供给压力减轻,短期受气氛带动上行,以及美联储的鸽派态度,油价将迎短期利好。”
 
冻产变数在伊朗
 
但牛津经济研究所同时分析称,如果没有伊朗和伊拉克的配合,想要树立市场纪律可谓难上加难。
 
“伊朗已经明确表示,直到其原油产量达到制裁前的水平,即400万桶/天,其不会冻产。由于伊朗和沙特两国关系交恶,要让其开展谈判十分困难。伊拉克的原油产量在2015年也上升了20%至66万桶/天。”牛津经济研究所中东研究首席经济学家丹尼斯(Patrick Dennis)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丹尼斯对记者称,上世纪80年代的悲惨经历让沙特对减产心有余悸。1986年,沙特将产量从1000万桶/天降至250万桶/天,然而其他产油国并未履行承诺,油价仍然降至10美元/桶之下,这也直接导致沙特陷入萧条。但是尽管沙特维持份额并在去年6月增产至1050万桶/天,沙特经济仍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沙特对美元的货币挂钩政策以及疲软的增长都让其备感压力。种种迹象表明,沙特对于维持产量的决心正在被削弱。”
 
 
 
 
 
当前,伊朗并未表明是否会加入冻产协议。“由于其寄希望于增产至制裁前的水平,这仍将花去6个月的时间。伊朗经济表现在制裁年间尤其糟糕,低增速、高通胀、货币贬值、失业率飙升以及生活水平暴跌等都是最佳例证。”丹尼斯称。
 
“总之,我们认为,市场对于冻产协议过于乐观了,最终破产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伊朗不可能加入该协议,沙特也会因为伊朗身处局外而不愿在协议上签字。”东证期货原油分析师金晓对记者表示,伊朗又势必力争恢复到制裁前的市场份额。
 
何北也告诉记者:“预感冻产会议不会有太乐观的结果,毕竟伊朗的制裁才被解除,正对增产蓄势待发。”
 
除了伊朗,伊拉克原油产量也已从2010年的240万桶/天涨至2015年的400万桶/天。此外,伊拉克原油产量甚至在今年1月打破历史纪录。
 
急需关注“治本”措施
 
不论冻产大会结果如何,如果产油国想要“治本”,仍需回归到经济的本质问题上来。
 
世界银行中东北非地区首席经济学家德瓦拉扬(Shanta Devarajan)称,产油国聚集的中东和北非地区拥有最高的失业率,其中妇女和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本质问题在于,该地区是全球经济多元化程度最低的经济体之一,大部分国家的赫芬达尔指数(对出口集中于一部分商品的衡量指标)集中在0.6至1。尽管直至最近该地区一直保持了平均4%~5%的GDP增速,但这掩盖了其极不稳定的发展道路。
 
德瓦拉扬称,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增长并不稳定,因为这些依赖大宗商品的国家极少用财政规则来管理价格波动。当油价上涨时,“一个石油出口国难以抗拒大笔开支的诱惑(并导致财政赤字)”,这意味着当油价下跌时,这些国家需要勒紧腰带,经历更缓慢的经济增长。
 
事实上,2011年阿拉伯世界政局动荡以来,油价处于高位,OPEC和进口国都选择增加补贴、提高政府部门人员的工资,这导致问题恶化。沙特的福利计划包括为政府雇员加薪、增加新的工作机会和价值930亿美元的贷款免除计划。像突尼斯和埃及这样主要依赖外来汇款和石油出口国援助的石油进口国,也提高了补贴水平和公务员工资。
 
2014年中期开始大幅下滑的石油价格改变了这些情况。几乎所有的石油输出国都削减了燃油、电力、燃气和用水的补贴。比如阿联酋已经基本取消了燃油补贴。
 
总而言之,世界银行认为,低油价正给中东和北非地区的政策带来实质性的改变,这些改变将有助于该地区解决已经困扰了它们很长时间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政策变化仅仅是个开始。
 
世界银行建议,为了从低油价中获益更多,这一地区的国家至少需要采取三方面的“治本”行动:公务员制度实质性的改革,使政府部门成为对公民负责的机构,作为回报,市民将更愿意为更昂贵的公共服务买单;实行理性的财政政策以在不可避免的价格冲击中尽量平缓对政府开支的影响;对石油出口国而言,应该考虑以更有效的方式,包括一次性支付向公民分配石油收入。

 
本文来源:http://igouw.cn爱购网

《IMF敲警钟》
上一篇:广东恩平市要求全体党员上班时间统一佩戴党徽,亮明党员身份   下一篇:军车牌、瓷瓶玉佛 粤公安厅副厅长的敛财术

最新文章

  • 军车牌、瓷瓶玉佛 粤公安厅副
  • IMF敲警钟
  • 广东恩平市要求全体党员上班时
  • 揭开2亿余元虚开发票案背后的
  • 发行定价方式变革 定增市场如
  • 针对跨境电商的税收政策
  • 历史真实甄嬛留下的两个谜团
  • 创业孵化器的借尸还魂?
  • 最新推荐

    最热推荐

  • 军车牌、瓷瓶玉佛 粤公安厅副
  • IMF敲警钟
  • 广东恩平市要求全体党员上班时
  • 针对跨境电商的税收政策
  • 发行定价方式变革 定增市场如
  • 揭开2亿余元虚开发票案背后的
  • 创业孵化器的借尸还魂?
  • 历史真实甄嬛留下的两个谜团